lemon秋.

=雪柠.退凹凸了.

头像是白匀画的!背景是海豹画的!

熙/米/菊/敦/晓中心.

▲▲▲【初三,长弧.】▲▲▲

【all安】安迷修到底捡了几个小孩.

*渣渣一只,咸鱼一条.

*是魔女集会pa的all安!!有魔女就肯定是童话pa啦,所以一些奇怪的东西混进去很正常!嗯,正常……

*和衍城的和文 @终尘难怀 ,顺便也算是给 @木樨尚梓 的点文咩。

*狗血+ooc+渣文笔=辣眼睛.


1.


安迷修早上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揉了揉眼睛,睡意朦胧的想缩回被窝里继续睡觉,但他的潜意识里却提醒着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去做。


综上所述,安迷修平时的早晨都是醒过来后再睡回笼觉,这种不算太好又说不上哪里坏的习惯已经维持了整整五十多年。


但他还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那是一个自己十分不愿提及,却无时无刻都被提醒着的一件事。


于是他在这天难得早早的起了床,梳洗过后又继而呆愣愣的坐在床上。


他轻声叫着某个人的名字:


“——”


2.


嘉德罗斯是安迷修捡到的第一个孩子。


大概是因为每个第一次都会让人记忆犹新,连在捡到孩子这古怪的事上也存在着意义。所以,安迷修对于与嘉德罗斯的初遇的记忆尤为清晰。


那是一个雨天。


自己因为配置魔药的需要,来到魔物森林里采集四叶草。


那时四叶草是极为珍贵的品种,许多人都难以寻到。安迷修也不例外,他在魔物森林里找了一连三天,都一无所获。


直到第四天,安迷修发现了那个金发的男孩。


金发小孩头上带着古怪的束发,身上穿着的衣服的布料是东方神秘古国特制的丝绸,呈现出了莫名奢华的金色,连上面的花纹十分细致,甚至没有重复。


那时的男孩全身都是湿淋淋的,像是刚从深水里捞出来。


他正在巨大的四叶草下面躲雨。


——“扑通”


像是心脏被击中一样。


安迷修看着那个娇小的男孩,明明自己现在更需要的是四叶草,但心里却完完全全都是因他而起的恻隐之情。


于是棕发的魔女微笑着,伸出了手。


“那个……我叫安迷修,是个魔女。”


面前的孩子眼里满是狐疑,对着安迷修第一句话便是:“魔女?可你是个男的啊。”


“嘛,魔女只是一种职业。”


安迷修尴尬的笑笑,接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


他迟疑了一会儿,才在安迷修紧张的注视下哼了一声,开口说:


“嘉德罗斯。”


3.


佩利是安迷修捡到的第二个孩子。


  
安迷修还记得,遇到佩利的那天,森林里难得的是个大晴天。自己为此还特意在出门前把棉被拿出来晒。


他原本只是想单纯地出去散个步。毕竟如果在这种天气还一味地窝在屋子里配置魔药的话,那可就太浪费了。


而正当他心情大好地走在森林里,甚至都快要忍不住哼起歌来的时候,突然就被一个不明物体扑倒在了地上。


安迷修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感觉到有了一摊温热的液体,更加无奈的叹口气。而后棕发的男性魔女不明所以地望向还压在他身上的人,看那个人的模样,只是个孩子。


“你……先起来好吗?”安迷修迟疑了一会儿后,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起来陪我打架!”身上的人咋咋呼呼地爬起来,安迷修这才注意到他上身没穿衣服。


“你叫什么名字?”安迷修的正义感涌上心头,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来,“为什么在这里?就算今天放晴,现在还是冬天,你不冷吗?身体还是很重要……”


“我没有名字,没有人给我取名字。没地方去,所以在这。”


佩利的态度让安迷修觉得他可能是个不讲理的孩子,“我不冷。我只想找人打架。”


虽然有点简单粗暴的感觉,但意外的很直率。竟然一个一个地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怎么安置他好呢。


他陷入了沉思,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现在的所做所为俨然就是个森林秩序的守护者。


“……不然,你先和我回家吧?”安迷修凭着经验又补上一句,“和我回去吧,有人会陪你打架的。”


“……不然,你先和我回家吧?”安迷修凭着经验又补上一句,“和我回去吧,有人会陪你打架的。”


实在不行的话,就让他和森林里的动物们玩玩好了。小孩子的话,总是对小动物有好奇心的吧?


但是,如果最后还是缠着自己打架那就糟糕了。安迷修看着身后的佩利,突然有点担心起自己了。


我可不怎么会打架啊……


安迷修的头开始疼起来了。


话说回来,这已经是自己捡的第几个孩子了?


“对了,你不是没有名字吗。”


安迷修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对方的视线平下来。


“那就叫佩利好吗。”


男孩晃了晃脑袋,故作镇定的问,“再说一遍,刚刚我没听清。”


安迷修柔下声音,轻声说:


“佩利。”


  

4.


  
雷狮是安迷修捡到的第三个孩子。


有关于事情的起源,大概就是离自己住所稍微远点的那一片湖。


就算那片湖离自己的住所不近,但那片湖是自己周围唯一一片湖了。安迷修每日饮用的水就来源于那片湖,所以他每一周都会固定的去打水。


而当安迷修在一次挑着水桶到湖边去时,却看见了岸边正有点好奇地看着他的男孩。


“没想到这森林里竟然还有人。”黑发的男孩眨着晶紫色的大眼睛,远远地站在那里,以至于声音都有些模糊,“喂 ,有没有吃的?”


许久不曾见过人的安迷修思考过一会儿后,愣愣地从袋子里拿出了今天早上刚出炉的煎饼——他本来打算在湖边吃个午餐,现在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迷修单手支着下巴,看着男孩一口一口地吞下他的午餐,面上带着些许可惜的意味。


早知道就多做一份了。


而小男孩并没有理会自己,只是低头吃着煎饼。


“……关你什么事。”吃完煎饼后,男孩才勉强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他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唇,“烤焦了,你煎饼的技术可真不怎么样。”


安迷修突然有了想冲过去揍他一拳的冲动,但还好他在心里默念的骑士宣言让他及时地克制住了自己。


什么嘛,能有吃的东西就不错了,竟然还挑剔。他气鼓鼓的想。


“离家出走的小孩吃完东西就快点回家去吧。”沉默了一阵后,安迷修冷静了下来,他提着水桶走到湖边,“这森林里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安全。”


“还有啊……”


安迷修本想继续再唠叨几句,但突如其来的一股推力让他身子前翻,“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口中的话也被强行的卡在了喉中。


“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弱。也不是离家出走。”男孩黑着脸,蹲下来看着水里湿漉漉的安迷修,“我也没地方去了,就住你那里了。”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安迷修气愤地想着,伸手一拽雷狮的头巾爬上了岸——然后差点又被踹下去。


“你住哪?我想睡觉了。”男孩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在安迷修看来非常欠揍。


但是他的骑士道确实让他没有办法让这个不讲礼貌的男孩一个人在森林里晃悠。这十分的矛盾。


于是他本着一种不能被欺压的心态,将手中的空水桶丢给了那个男孩。


“帮我打水,就不算你的住宿费了。”


“哈?我才不要给住宿费。”


男孩双手环胸,明明比安迷修矮,却硬是给安迷修一种仰视看着对方的感觉。


“你……”


而男孩并不等安迷修将话说完,就直接把在自己身上的长袍摘下,随手扔给了还没晒干的安迷修。


那是绛紫色的长袍,看得出十分珍贵。


“反正你也算是在食物方面上救了我一命……”


安迷修又好气又好笑,“你这个小孩真是……”


“我不叫小孩。”


男孩看起来气恼极了,在安迷修眼中,确确实实就是一个非常自大的孩子,“那你叫什么?”


男孩瞪了自己一眼,说,“你可要记住了啊。”


然后他转过头,不再看着安迷修:


“雷狮。”


  
5.


卡米尔是安迷修捡到的第四个孩子。


这么说起来,可能还要多亏了糖果屋里的凯莉小姐。


当时的安迷修整天无所事事,是很少见的颓废时期。糖果屋的凯莉小姐对此很是上心,整天跑到安迷修那里灌输甜点的知识。


于是安迷修很顺理成章地沉迷于烘烤甜点了。


那天的安迷修刚刚做好了蛋糕,准备拿去到凯莉小姐那里请教一番。


“好像烤得太多了……”安迷修有点懊恼地看着刚刚从烤箱里拿出来的散发着热气的蛋糕。


或许正好可以拿去凯莉小姐那里请教一下——这样想着,安迷修将蛋糕小心放进盒子——甚至先前的懊恼也散去了。


然而还没走出多远,安迷修就看到了在森林里一众墨绿中尤为显眼的红色。


再仔细一看,那貌似是条红围巾。


是个围着红围巾的小孩子。


“喂!那个不能吃!”


刚想转头走开的安迷修眼神一凛——那个男孩儿拿着树底下的毒蘑菇正要往嘴巴里放。


大概是因为他的动作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因此安迷修得以冲过去夺走了他手里的蘑菇。


红围巾男孩转过来看他——更准确地说是看着他手中的能够裹腹的蘑菇。


“这个蘑菇有毒。”安迷修被他的眼神盯得有点发慌。


然而男孩还是继续盯着自己手中的蘑菇。


“额,如果你饿了……我这里有蛋糕。”安迷修试探着打开盒子,看见对方的眼睛突然亮起不再黯淡的神色,长舒一口气。


……


“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迷修递过叉子的同时谨慎地向面前的孩子发问。


“被家人赶出来了。”他犹豫着接过,最后还是挨不住肚子里的饥饿感。


安迷修愣了下,心里的怜悯让他忍不住柔下了声音,“怎么样、好吃吗?”


而当安迷修试着和男孩搭话,他注意到了对方脖子上破了个小洞的红围巾和身上穿着的、看起来小一号的衣服。


“好吃。”卡米尔很快就将蛋糕吃完了,脸上露出点笑意。


“还饿么?我家里还有蛋糕。”


“……”卡米尔沉默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安迷修有点尴尬。


“你是故意这么说么……是个骗子先生?”


安迷修抽了抽嘴角,解释道 “……我认为,我的职业是魔女。”


“……那真的,可以再给我一点蛋糕吗?”


安迷修注视着他,认真的点点头,“顺便帮你把围巾补好。”


“那、跟我回去,一起回去吃蛋糕吧。”


围着红围巾的男孩眨了眨蓝色的眼睛,犹豫着拉着安迷修的衣角,“……那,魔女先生的名字是什么呢。”


安迷修说,“我叫安迷修,你呢?”


红围巾男孩面无表情,只是攥着衣角的那只手悄悄用力,他说:


“卡米尔。”


6.


帕洛斯是安迷修捡到的第五个孩子。


安迷修是在贫民窟遇见那个孩子的,那时候小骗子脸上正挂着狡猾的微笑——他还不太会收敛自己,试图骗走一个女孩儿手中的糖果。


安迷修的正义的骑士精神无疑破坏了他的小计谋。


“小小年纪就骗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安迷修看着那个身高只到自己腰部的孩子,对方满脸不屑瞥一眼自己。


“这儿可是贫民窟啊、正义的先生,我如果能吃饱,还至于去骗一个小姑娘的糖吗?”


这里可是贫民窟。


  
“算了,反正你也不会明白我们的想法。”帕洛斯摆摆手,“眼不见为净不就得了吗?”


  
“我可不想放任你继续祸害美丽的小姐。”安迷修伸手揪了一下他乱糟糟的头发。

  

“不然这样吧,你带我回去?”小骗子抬起头对上安迷修的眼眸,安迷修能看到他的眼瞳——少见的橘色。


  
“那样我就不会去祸害你口中美丽的小姐了。”聪明的孩子自然是懂得要怎么让对方动心。

  

“可是,我住在森林里,很久才出来一次。”
  


“没关系,反正认识的人也不喜欢我。”
  


“我一般吃素,配药的时候屋子里还有奇怪的味道。”
  


“我受得了。”


  
安迷修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他实在不知道把他带到森林深处到底是不是好事。


  
“所以,带我回去吧?”


  
安迷修犹豫了一会儿而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想起那些老人感慨这个孩子从小就去世的父母,被别人追喊打骂的经历,以及小孩最开始的,善意的天真。



“那我们、回去吧。”



安迷修轻声说:



“帕洛斯。”


7.


格瑞是安迷修捡到的第六个孩子。


而安迷修和这个孩子的相遇,是因为一场战乱。


彼时的银发小孩还只是个普通国家里普通的百姓,可以在蓝天白云下与朋友追赶打闹——虽说他没有多少朋友,也不屑于追赶打闹。


直到那天,战火燃烧。


血色染红了他的国家,他的家庭。


染红了属于他自己的一切。


在那座战败的国家里,他是少数的幸存者之一。而其他的幸存者中,没有一个是他面熟的。


那一刻,银发的小孩就意识到了什么——自己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是再也找不回来的东西。


银发小孩的心里像是缺了一大块一样,空空的,已经再也盛不下什么东西了。


然后他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但是,这样冰凉的地方,小孩无法忍受。于是银发的小孩趁着月深人静,悄悄逃离了孤儿院。


他开始了流浪的生活。


那样的经历太过残酷,让小孩的心越发的冰冷。


直到他与棕发的魔女相遇。


小孩问,“你不是魔女吗,杀掉灭了我国家的那群人啊。”


安迷修摇头。


小孩冷冷的说,“哦,那就不用你了。”喃喃着说,“我自己杀。”


安迷修还是摇头。


“你是哑巴吗。”


“不是。”


到底是小孩,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是他在安迷修面前第一次哭也是最后一次哭。


“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他也不知道,甚至连自己问的什么不清楚。他所知道的,只是那天血红的城与血红的人。


而安迷修却轻轻抱住了自己。


“别悲伤了。”


“……”


“要和我一起住吗?”


“……”


“虽说和我一起住很无聊,但是,会比这样的生活好受多。”


“……”


“你叫什么?”


“……”


“……嘛,算了,虽说我本来就应该知道你不会回答……”


棕发的魔女自嘲的笑笑,而银发的小孩不知不觉中已经回抱住了自己。


“格瑞。”


“……?”


魔女惊讶了一下,看着怀中银发的男孩。而男孩只是将他抱的更紧一点。


“……我的名字。”


“格瑞。”


8.


门外金发的小孩子应声而来,眨着天蓝色的大眼睛,轻轻的推开了过于破旧的木门。


“安哥,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啊……平时可是要晚很多啊。”


金大大咧咧的笑着,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迅速拉下脸色,捂住了自己的嘴。


“抱歉,我忘了今天是那个日子……”


——是什么日子啊。


金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那么,赶快起来去那里吧。”


——那里又是哪里啊。


然而这些安迷修都没有问出口,他的大脑已经睡迷糊了,只能稀里糊涂的按照金的话去做——比如跟着金去那个地方。


但到底是哪个地方呢?


安迷修揉了揉后脑勺,莫名觉得头有些疼。


金马上就开朗了起来,领着安迷修打开了房门——大概是几年前装修的木门了,破破旧旧的,推开时吱呀声尤为刺耳。


而门外,凯莉吐着舌头招了招手。


“诶,凯莉,今天的日子有点特殊,不便来做客。”


金惊讶的看着凯莉。而凯莉完全没理金,她从口袋里掏出了颗棒棒糖,黑色包装袋的。


凯莉将棒棒糖递给安迷修后就走开了。


而安迷修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只能拆开包装袋,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橘色的棒棒糖。


——像是谁的眼睛一样。


“安哥,安哥?”


金的声音传来,安迷修被强行打断了回忆。他随手将棒棒糖放进口袋,说,“走吧,金。”


9.


金拉着安迷修走啊走,走到了一片三叶草地。


金发的小孩像是特意寻找着什么一样,一路上东张西望,搞得安迷修摸不着头脑。


而过了一会儿后,金完全隐藏不了自己找东西的欲望了——他已经放弃了领路,在三叶草地中四处游荡着。


安迷修只能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金,脑子里依旧糊成一锅粥。


“终于找到了!”


不一会儿,不远处的金的声音传过来。与此同时,金的脚步声也愈来愈近。


他在奔向自己。


安迷修抬起头——因为自己是坐着,而金是站着,现在的自己不得已仰望金了,然后他的目光就触及到了金手中的那片四叶草。


金笑了笑,将四叶草递给安迷修。而对方已经愣住了,呆呆的接过四叶草,而后呆呆的低下头看着这片传说中的幸运草。


“安哥,接着走吧。”


金充满活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迷修回过神来,也随手将那片幸运草放进兜里了。


“嗯,走吧。”


……


“安哥,你冷不冷啊。”


金拉着安迷修走啊走,又走过了寒冷的雪山地带。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点头,只觉得整个人都要冻成冰块了。


“幸好我早有准备。”金得意的笑了,他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件绛紫色的长袍,而后披在了安迷修的身上。


而后金又掏出了一条红色的围巾。细心的安迷修发现那条围巾上破了一个小洞。


“安哥,继续走吧。”


安迷修轻轻的应了声,“……嗯。”


……


金拉着安迷修走啊走,走到了一片枯树林。


因为这里枯树成林,树枝多而尖利杂乱,所以很容易划伤。


而金的马大哈很快让被他划伤了。那是一条不短的血条子,流了很多很多的鲜血。


安迷修略有心不在焉的帮他包扎好后愣了会儿神。


“安哥怎么了?”


金看出了安迷修的心不在焉,说,“没事,我还可以走的。”


“……”


“那么,继续走吧。”


安迷修说,“嗯。”


10.


“到了哦。”


“到了吗。”


安迷修已经出了很多汗了,路程的艰难让他并不好的身体感觉到了几分难受。


“那么,这里是哪里呢?”


安迷修气喘吁吁的问。


“诶,安哥忘记了吗?”金愣了几秒后笑了起来,“安哥真的超级粗心大意诶。”


“……到底是什么啊……”


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再往前走了几步。


然后他看到了六个墓碑。


“今天是佩利……额……先生的祭日。”


金挠了挠后脑勺,“嘛……虽说这六个人我一个都没见到过……”


“怎么了吗,安哥?”


——什么嘛,竟然是这种事情吗。


他自嘲的想着。


不老魔女,不死魔女……


太过讽刺了。


最后的最近,安迷修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擦了擦眼角。


“没什么,就是眼睛进沙子了。”


— fin —


每个人的时间线是不同的……所以没见过嘛。

评论(15)
热度(555)

© lemon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