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秋.

=雪柠.退凹凸了.

头像是白匀画的!背景是海豹画的!

熙/米/菊/敦/晓中心.

▲▲▲【初三,长弧.】▲▲▲

【all安】安迷修你个负心汉!

*渣渣一只,咸鱼一条.

*看到好多人都用的【当xxcp遇到xxcp又遇到了xxcp】这个梗……改了一下,只是不同个平行世界里的攻方穿。

*说一下,攻方说的是真的……但是平行世界你懂的!如果侵权了我马上删哈!

*现世pa?大概.

*狗血+ooc+渣文笔=辣眼睛.

1.

安迷修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懵逼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敏锐的第六感察觉到一丝不平常。

……哪里出了问题吗?为什么会有这么浓重的不祥预感?

呆愣了几分钟后,安迷修掐了下自己的脸蛋,以便让自己更清醒些。

算了,今天还是不要出门好了。

2.

事情貌似就在安迷修打开自己的卧室门那一瞬发生变故的。

当时的安迷修穿着自己那身印着小马xx的睡衣,拖着一双品味扭曲的黄蓝双色拖鞋,发胶都没有来得及涂,门打开后就撞进了众人的视线内。


安迷修:“…”

安迷修:“……喂。”

安迷修:“你们为什么会在我家??!!”

回应他的是众人的异口同声:

“我们本来就一起住的。”

3.

雷狮脸色很不好的翘着二郎腿,虽说安迷修感觉雷狮对自己的脸色根本就没好过,“傻逼骑士,我追你那么多年了,你说装失忆就装失忆?”


安迷修:“……哈?”

雷狮越说越气愤,“昨天你答应我的表白 ,刚刚交往你就装失忆??”

语毕,雷狮顿了下,测过身来慢悠悠的调笑,“你们又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昨天搬进来的时候你们这些烦人的东西可不在啊。”

安迷修:“……啥?”

刚交往就一起住??自己什么时候那么心大了??

不对,自己什么时候和他交往了??

4.

“我已经和安迷修同居三个月了。”

格瑞冷着脸喝牛奶,“可从没见过你来过他家。”

安迷修:“……???”

雷狮笑了笑,“哦,三个月?”他脸上的黑气已经到了显而易见的地步,哼出一声,“啧,我昨天来的时候可是也没有看见你的。”

“难不成……你们还做/过?”

安迷修抽了下嘴角。

格瑞冷声说,“没有。”

安迷修莫名舒了一口气。

格瑞冷不丁的又来了一句,“不过也快了。”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



5.



安迷修想,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发飙呢?



一直沉默在角落里的金突然出声,“诶,问一下……”



他一脸天真的问道,“你们没做/过吗?”



安迷修:“……”



雷狮和格瑞黑着脸回问,“难道你做/过??”



然后满屋的人就看见金摸了摸自己金色的脑袋,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啊……我已经和安哥交往了一年多了。”



金说着,脸上烧了起来,“做一些恋人该做的事……不是很正常吗?”



“而且……我是上面的!”




安迷修震惊了。



等等我竟然没有金攻??


不对……



金还没成年吧??这么说格瑞也没成年吧??



6.



“切。”



嘉德罗斯不自觉的哼出一声,“我已经要和那个渣渣结婚了。”



安迷修想,嘉德罗斯貌似是九岁?



……罪过啊罪过。



安迷修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局面已经变成了莫名其妙的争宠,他的大脑已经延迟了。



金愣愣的问,“现在……国家没有同意同性恋结婚吧。”



嘉德罗斯莫名其妙的回问,“几十年前就同意了,渣渣。”



“……你那是未来吧。”



嘉德罗斯翻白眼,“3018年肯定思想开放啊。”



金证住了,“等等等等……”



“现在不是2018年吗?”



7.



“不,准确的说还没有2018,是快了。”



安迷修忍不住纠正道,“距离过年还有几天呢。”



“……”



一直降低存在感的卡米尔抬起头道,“确实,还没有过年呢。”



“不过……”卡米尔转移了一个火药味严重的话题,“我已经和安迷修结婚了。”



“而且他也快生/孩子了。”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想说。



8.



雷狮黑着脸挑眉:“哦?这年头人类可真厉害,连男人生/子都搞出来了。”



卡米尔淡淡的说,“或者说只有b和o的男性才能生……”



金扑闪着眼睛,“诶?b是什么?o又是什么?”



格瑞面无表情且感觉现在的局势有一些微妙。



嘉德罗斯黑着脸不哼声,周围形成了让人可怖的气场。



安迷修围在一群基佬中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想,今天果然不是什么好日子。



9.



与此同时,有个人在外面开始敲门。



安迷修汗毛都竖起来了。



而屋内的众基佬除金外,都带着吓人的表情。



金看着众人,马大哈的没有感觉到气氛的奇怪,但直觉告诉自己貌似应该做些什么事,于是他很自觉的站起来,准备去开门。



打开门后,只看见帕洛斯正在微笑,黑金色的眼睛里带着平日的狡黠。



10.



“你们怎么来这里做客?我家的安迷修坐月子,实在不方便招待你们啊。”


abo世界里身为安迷修的老公的帕洛斯眯了眯眼。



“你们……怎么都一副要吃了我的表情?”



–fin–

我有病……想这个脑洞好几天了来着。

评论(31)
热度(520)

© lemon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