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秋.

=雪柠.退凹凸了.

头像是白匀画的!背景是海豹画的!

熙/米/菊/敦/晓中心.

▲▲▲【初三,长弧.】▲▲▲

【all安】打开金安的无数种方式.

*渣渣一只,咸鱼一只.

*两个pa的段子合一块儿去了,而且还是练笔的,文风几乎都不一样,拿这个凑点文我真不要脸咩……(原来你知道啊.)

*狗血+ooc+渣文笔=辣眼睛.



【老师什么的我不干了!】


*师生pa,校园pa.

*嘉金安修罗场.



安迷修最喜欢的学生是谁?


如果你这样问,答案无非两个。


一个是嘉德罗斯,因为成绩好;一个是金,因为关系好。


那安迷修最头疼的学生是谁?


如果你这样问,答案也无非是两个。


一个是嘉德罗斯,因为爱打架;一个是金,因为成绩差。


于是你沉默了:所以说,嘉德罗斯和金到底是怎样的学生啊。


这个答案就多了,什么狂妄自大,什么活泼可爱,总而言之,小学时候学的那些形容人的四字词语几乎都可以用上。


看到那么多答案的你拒绝继续问这个问题,问,那安迷修最讨厌的学生是谁呢?


——


安迷修现在很头疼。


非常非常头疼。


熟悉安迷修的人都知道,安迷修遇到烦心事,在工作上,不外乎两种原因。


一是班级考核又因为嘉德罗斯的纪律扣分没通过。

二是嘉德罗斯和金又打架了。


由此,可以初步判断,安迷修的烦心事是班级考核没通过或嘉德罗斯和金打架了。


再看看教室办公室里的两位金毛同学,就可以肯定了:安迷修这次的烦心事一定是嘉德罗斯和金打架了。


阅读理解,满分。


安迷修严声问,“你们怎么又打架了?”


嘉德罗斯仰着头,拒绝回答。


金低着头,也拒绝回答。


安迷修:“……”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威严已经被佩利叼走了。


安老师,醒醒,你什么时候有过威严。


但安迷修并不气馁,继续问,“说,这次是为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后,嘉德罗斯终于开口,“抢东西。”


金点点头。


安迷修皱着眉,“为了抢东西?你们是小学生吗?”


话一出口,安迷修自己就噎住了。


他们两个,可不就是小学生啊。


过了一会儿,安迷修说,“好吧,你们两个下次注意。”


说了相当于没说,他们两个打架什么时候注意过。


“然后,周末作业加倍。”


说了依旧相当于没说,嘉德罗斯根本就不写作业,金的作业几乎都是抄紫堂幻的。


“……你们出去吧。”


安迷修突然间感到十分心累。


金愣了会,然后问,“安老师,你不问问我们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嘉德罗斯瞪了金一眼。


安迷修摇头,“之前你们说是冰棍,然后是汉堡,再然后是冷饮。”


“你们总是很孩子气的做着孩子气的事情啊。”


安迷修说:


“所以这次肯定也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金将帽沿拉低了一点,说,“……算是吧?”


“但是,无关紧要的话……我不认同啊。”


——


答案肯定就是嘉德罗斯和金啊。


你疑惑了,为什么啊?


因为嘉德罗斯和金总是打架嘛。


你更加疑惑了,那他们两个为什么总是打架啊?


废话。


因为他们两个都喜欢安老师啊。



fin.



【初言雪.】


*师徒pa/古风pa.

*金凯安修罗场.



蜡冬将近,天气微寒,安迷修窗前栽种的花早已尽数凋落 ,黑压压的枝头染在黑压压的天色之间,茫茫天地便只能落着个墨与灰了。


看着着实让人郁闷。


安迷修心情并不怎么好,一来是这天色,二来是自家的徒弟。


都道金活蹦乱跳的劲头平日里没做出好事,坏事却多到烦心,偏偏金毫不在意,反倒自己这个做师父的皇上不急太监急。


以至于现在的安迷修已经习以为常,天天像是规定好时辰似的郁闷,连带着头发也掉了不少。


感叹之余,开门声便传过来了。


安迷修整理好神情,头一转,便看到凯莉那张实在阴魂不散的脸。


安迷修:“……”


凯莉耸肩,咧开嘴道:“好久不见了,安道长。”


安迷修理了理衣衫,面无表情道:“昨日才刚刚见到呢,怎么算好久未见?”


凯莉道,“道长好生无情。”说罢,视线却在门口处斜了斜,示意安迷修注意些。


安迷修随着她的视线也往门口处瞄,就看到门缝里突兀的出现了一抹金与一抹蓝,细看,就是金在很是小心翼翼却引人注意的在窃听。

安迷修想,有这样的发色和瞳色真的很不适合干这种需要存在感低的勾当啊。


凯莉又看了看安迷修,嗤笑道,“安道长,今日我来也算是来磕唠的。”


安迷修道,“哦?”


“道长可知……一个传说?”








凯莉走时,夜色已深。


安迷修就这样坐在屋内,好笑的瞄着坚持不懈蹲在门口的金,想必这个傻徒弟还以为自己没被发现吧。


安迷修轻咳几声,正色道,“金,出来罢。”


金闻声后吐吐舌头,很是自然的推开门进了屋。


“师父,”金道,“下雪了。”


另一边的凯莉坐在院中,看着这零星几点小学喃喃自语道,“看来……我是迟了啊。”

而此时屋内酒香盈满,让人嗅着,不自禁的生出几分醉意。门外桃木入土三分,已入冬日,看着却像入了初春。


桃入醉意,这般景象,倒也未必不可醉上几场。






“第一个告诉你下雪的人,心里便是真心喜欢着你的。”

“只惜现在并不在下雪,不然,小女便一定会规规矩矩的告知道长,下雪了。”


fin.

……我在写什么啊想死。文笔越练越差我也是够了咩。(跪)

评论(13)
热度(175)

© lemon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