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秋.

=雪柠.退凹凸了.

头像是白匀画的!背景是海豹画的!

熙/米/菊/敦/晓中心.

▲▲▲【初三,长弧.】▲▲▲

【嘉安/瑞安】便利贴其实没有标记好用.

*渣渣一只,咸鱼一只.

*点文的木宁的abo,还有把“安哥穿到攻方小时候”改成“攻方莫名其妙变小”,然后揉和在一块了(……)
多方便啊,合二为一,就当两个愿望一次满足了.(你理直气壮个毛线啊) @改名到你们认不出  @星恋星翼

*修罗场,二十一岁瑞+十七岁嘉↣二十三岁安.

*现世背景,穿越+年下+abo,还有私设的同居pa,避雷注意.

*ooc+渣文笔+狗血=辣眼睛.



1.


“所以,你们俩一觉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变小了?”

安迷修现在有些冷汗,但表面上却是一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样子。他自己泡了杯茶,边看着对方极其难看的脸色 边磕着茶给自己压惊。


“是的。”

格瑞点头,对于这种突发事件他还是能保持冷静的,毕竟他平时的性格就是这样,基本上属于天塌下来眉毛都不会皱一下的那种。


但这并不代表他旁边的嘉德罗斯的很冷静。


“……呲。”

嘉德罗斯的脸色很难看,原本就有些婴儿肥的脸在变小后就更加显婴儿肥了。虽然他本来就是未成年,但现在看来,他的样子的年龄应该是不超过十岁的。


“那么……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安迷修有些尴尬的问。他知道格瑞和嘉德罗斯是表兄弟关系,在嘉德罗斯被自己不负责任的父母丢给格瑞后,格瑞就一直看管着嘉德罗斯的生活。


但看现在这个样子,安迷修就担心格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去看管嘉德罗斯。


格瑞摇头,这种情况他始料未及。在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转头看向安迷修,“那就拜托你了,辛苦了。”


安迷修摆手,“这种事情怎么会麻烦呢……”


嘉德罗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喂!”


2.


“所以,我上班后就贴张便利贴在冰箱上,你们记着看就好了。”


格瑞在一边点头,表明自己知道了后就转身想去拿牛奶。到了厨房他打开冰箱,看到自己的牛奶盒上贴着紫色的便利贴,上面写着“格瑞de”。


“……”

格瑞一时之间内心复杂,他又看了下旁边嘉德罗斯的牛奶,上面也被安迷修贴上了便利贴,是暖阳色的,是嘉德罗斯眼眸的颜色。


……所以这么快就安迷修当成小孩子了吗。


顶着一副小孩子皮的成年人格瑞感觉有些心塞。


3.


“所以说过我不是小孩子了。”

嘉德罗斯在发现便利贴事件后十分生气,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歧视,他黑着脸拿起牛奶盒,跑到安迷修面前质问。

“这么幼稚的事情不要用在我身上!”


“……可是你本来就没有成年嘛。”

安迷修悠闲的喝着茶,半哄半骗的教育嘉德罗斯,“便利贴是所有物的标志,贴上这个就不会弄混东西了。”说着,他又露出了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的尊严又一次受到了歧视,但下一秒,他就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渣渣,这可是你说的!所有物的标志!”他顿了顿,又特别强调了一遍,“贴上就是自己的东西了!”


“当然了,不过你干什么去啊……”


安迷修的话并没有说完,嘉德罗斯就冲出了房间,只留下对方一脸问号。


4.


众所周知,A是不能标记B的。


嘉德罗斯翻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找到便利贴,他有些沮丧的躺在床上。


A不能标记B他当然清楚,但是,如果这个小小的便利贴能够将那个渣渣规划成自己的,也是不错的。


“……”

真是的,自己的脑子别跟着一起变小了吧?


嘉德罗斯本想自暴自弃的继续躺下去,突然间看见格瑞的身影从门口略过。他愣了愣,下了床后跟在格瑞后面,发现对方打开了冰箱,拿出了牛奶盒。


嘉德罗斯的眼睛再次发光了,他看了看自己手中握住的牛奶盒,那上面正贴着安迷修给自己贴好的便利贴,是暖阳色的,是嘉德罗斯眼眸的颜色。


5.


“格瑞,想不到你这么聪明嘛!”

嘉德罗斯热情的走过去,顺带着拍了几下对方的肩。


单纯的想喝奶的格瑞内心懵逼表面冷漠,自己不是一直很聪明吗?


“你怎么知道牛奶盒上有便利贴?不早点告诉我,害我找便利贴找了好长时间。”


单纯只是想喝奶的格瑞依旧内心懵逼表面冷漠,他刚想问嘉德罗斯为什么要找便利贴,就又听到嘉德罗斯的声音。


“你难道偷听到了?那个渣渣说便利贴是所有物的标签,不过你一定不知道我的想法吧。”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的想法啊。格瑞死鱼眼。他有些绝望的想,自己现在的高冷人设,竟然是被嘉德罗斯逼的。因为嘉德罗斯完全没给自己说话的空当。


“我觉得,只要把便利贴贴到那个渣渣身上,他就能是我的了。”


嘉德罗斯洋洋自得的分析道。



格瑞:…

格瑞:……

格瑞:……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一个情敌说这些。


6.


格瑞听过嘉德罗斯的话后撕下了自己牛奶盒上的便利贴。


嘉德罗斯看见格瑞的动作后,莫名的叫起劲来,也撕下了自己牛奶盒上的便利贴。


“嘉德罗斯,你喜欢安迷修?”

格瑞看见嘉德罗斯的动作后,淡淡的问对方,同时也向着安迷修房间那里走去。


“废话,当然喜欢。”

嘉德罗斯回过身,看着格瑞走过自己身侧,发现格瑞是在向安迷修的房间那里走后瞬间警觉起来,同一时刻内心的不详也加重了不少。


既然你这么小孩子气,那我也试着小孩子气好了。格瑞沉默了一会儿,又说。


“其实我也一样。”



7.


“……”

嘉德罗斯在那一瞬间就跑向安迷修的卧室,与格瑞几乎同时打开了安迷修的卧室门,卧室里正在刷微博的安迷修听到声响后茫然的看向门口。


而嘉德罗斯与格瑞已经懒得管安迷修现在是什么心情了,两个人十分较劲的跑到安迷修床边,一人待在一侧,反手就拿着便利贴往安迷修的手臂上一拍。


力道之大,只安迷修体会得到。





安迷修:“……你们抽什么风啊疼疼疼疼……”


8.


安迷修现在很生气,很愤怒,很想打人。他黑着脸看向对面规规矩矩坐着的二人,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也很疼,“你们两个这是搞什么啊,智商真的跟着一块退回去了?”


“既然渣渣你还知道我们只是没到小孩的程度,当初就别把我们当小孩子管。”


嘉德罗斯理直气壮的回话,“而且这可是你说的,便利贴是所有物的标签。”


格瑞则在一旁捂着脸沉默不语,大概是感觉自己太丢人了。


安迷修头疼,“这跟你们两个莫名其妙拍我有什么关系啊?!”


嘉德罗斯依旧理直气壮,“当然有关系!我和格瑞喜欢你这个渣渣啊,你看不出来吗?”


嘉德罗斯无视格瑞绝望的眼神,继续说,“可是渣渣你是个B,又不能标记你。”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啥愣子??! !



9.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安迷修:“……”

格瑞:“……”

嘉德罗斯:“……”




正当这场沉默持续了十几分钟的时候,安迷修的床头柜上掉下了一盒东西。


那大概是塑料品,掉在地上的声音不大,但在这间没有半点声响的卧室里突然出现实在尤为突出,三人几乎是瞬间的看向了那个方向。


那是个塑料制的盒子,上面印着几个粗体加黑字。


安迷修看了一眼后,突然有些绝望。




10.




“OMEGA抑制剂.”




— fin —

没什么脑洞,就当是个o装b被发现的故事吧,根本就没笑点……

我已经灵感枯竭了咩(跪)

评论(15)
热度(508)

© lemon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