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橘.

雷点很多,吃得很杂.
请不要日我lof谢谢.

♥@justlike.
【二氧化碳是你的浓度.】

【金安】关于灵魂交换这件事情

*渣渣一只,咸鱼一只

*两人都成年设定

*看题目就就知道这是篇很雷的文了,慎入


1.



“……”

安迷修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些不适,他皱着眉强行打消睡意,勉强抬起眼皮,视线落在了熟悉的房间里。

但问题是,这不是他的房间。

这是金的房间。

感知到这件事的他被吓到半醒,脑子里浑浊的想不出什么。

“……怎么回事?”

安迷修下意识的攥紧了抓着被子的手,低下头后看见了昨晚还套在金身上的睡衣已经被自己穿上。他不可置信的抬起手看了看,明明能伸张自如,却明显比平时娇小许多。

然后他又抬起头,视线在房间里来回扫荡,最终落在了床柜旁边的镜子上。

他在镜子里看见了金。




2.




“金?你在吗?”

安迷修和金现在已经交往并且同居,但并没有睡在一个房间里。

安迷修反应过来后就下了床,来不及穿拖鞋,光着脚在冰凉的地板上亲密接触。脚底的不适让安迷修微微皱了眉头,他快步走进隔壁的房间里,刚刚走进去就看见“安迷修”正在一脸懵逼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金,没事吗?”

“安、安哥?”金看着自己从门口处出现,就算他知道这幅壳子里是安迷修,也感觉心脏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惊吓,“没事的……但是,现在的情况要怎么办?”

“就算你说我也……”安迷修皱眉。这样的情况两人肯定都工作不了了,必须要请假才行,但一直躲避也不是什么好的决策,“先试试请假几天,到时间看情况再说吧。”

到底是比较年长的那一方,安迷修很快就冷静下来。

“……那么就休息几天吧。”

最后两人都只能这样作罢。




3.




安迷修有着很好的打理生活的习惯,所以银行里的储备足够他们宅上好几个个月。

“安哥。”金趴在沙发上,手里的薯片袋已经快空了,安迷修的身材纤细且修长,比起自己要高上一点,所以他趴在沙发上的时候动作明显有些不自然,“今天的早饭是什么啊……”

“早饭都没吃你就不要去吃薯片。”

安迷修严肃的提醒,但这些表情用在金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威慑力。最后安迷修头疼的趁金不注意抢走了薯片袋,下一秒就黑着脸看见里面的薯片已经被吃完了,“……金。”

“抱歉,但是我真的很饿……”金有些无辜的道歉,然后趁着安迷修不注意,偷偷凑近恋人的脸旁亲了下。亲完后还感觉不够似的,温顺的在恋人的脖颈边蹭了蹭。

“……”

安迷修看着“自己”的动作,又羞耻又害羞的涨红了脸。

maya,这样好奇怪。




4.




安迷修的手艺一直很不错。

金坐在餐桌边,抬眼看向厨房里围着围裙的恋人,此时对方正在自己的身体里,但他脸上温柔的笑却让金感觉看到了恋人原本的模样。

金最后垂下眼帘,细数着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终于做好了。”

安迷修抬起手擦掉额头上的汗,他拿起柜台上的筷子,尝了下味道,最后露出满意的笑容,才开始解围裙,“金,快来盛菜……?”

金回过神来,看着安迷修的动作,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听说经常有人会在爱人做饭的时候趁机抱住她,并将下巴搁在爱人的肩上。平时金碍于身高的问题只能可望不可即,但这次可是很特殊的情况……

金欲哭无泪,但还是乖乖站起来跑到厨房里去。

“来啦!”



5.



直到晚上他们两人依旧没有换回去。

安迷修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如果再也不会换回来的话麻烦就大了。

“安哥,没事的……大概。”金皱着眉思考了一会,但他明显并不适合脑力活,而且这种超自然的现象可是一般的科学都无法解释的。

“……”

“……”

“算了,睡觉吧。”

最近安迷修叹口气,打着走一步算一步的念头,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在门口处稍微停了一下,转过头看向金,“要一起睡吗?”

“真的吗?”

就算自己和安迷修同居了,但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不上同居,因为两人是分开睡的,但今天安迷修却意外的同意了一起睡。金惊讶之余后开心的点头,重重的应了一声。

“嗯!”



6.



两人躺在床上后安迷修钻进了金的怀里,平日里沉稳的青年此时难得有些孩子气,因为身体已经交换,所以金现在可以轻松的环住安迷修。

安迷修将红透的脸埋在枕头里,轻轻的说,“晚安。”

金笑着回应他,“晚安。”

于是两人就维持着抱与被抱的动作,沉入了睡眠。





晚安,我的恋人。

— FIN —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换回身体了,但安迷修发现醒来时他依旧是被抱的那个。

非常意识流的东西……

其实我就是想写最后两个人抱着睡觉,不过因为想看金抱着安哥所以就互换灵魂了(其实没什么区别)

不过完全写不出那种感受……


文笔渣真的是硬伤。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