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橘.

雷点很多,吃得很杂.
请不要日我lof谢谢.

♥@justlike.
【二氧化碳是你的浓度.】

凹凸‖男神x你‖他是你的学生

*渣渣一只,咸鱼一只

*内含瑞‖嘉‖雷‖安

*我写的安迷修不可能是恶心帅,他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qwq(安厨的咆哮)

*如有雷同,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格瑞

高考刚刚过去。

教室里的学生兴奋的撕掉课本或是其他的复习资料,大部分人身旁的椅子被踢倒在地,地上散落着许多不小心被撞掉的书包以及其他物什,原本整洁的教室里瞬间飘满各色的纸片,宛若一场盛大的宴会。

只有格瑞静静的坐在课桌旁面无表情,与周边的场景和气氛形成两幅光景。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毫无波动的眸中看不出情绪。

你有些头疼的看着满地狼藉,没有注意到格瑞看向你的视线。

看来这节课后要收拾好长时间了。你咬着拇指想。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毕业,当铃声响起的同时,学生们立即抓起书包,胡乱的塞上自己还没来得及撕的书本,就集体向门口挤过去。

格瑞安静的收拾着书包,相比起其他学生的粗鲁,他十分认真的摆放着书本资料,花费了很多时间,以至于教室里只有你和他两个人在。

“……”

“……”

气氛有些尴尬,你看着乱成猪圈的教室不知所措,旁边的格瑞像是看透了你的想法一样,叹口气后开口,“老师,我来帮你打扫吧。”

“真是谢谢你了,格瑞。”你不好意思的点头。

格瑞一直是你接手的班级里的优等生,身为理科生就连文科成绩也能排上前三,体育成绩也超出了很多学生。理所当然的,他被推荐当上了班干部,也帮助了你许多事情。

这次也不例外。

教室被学生搞的很糟乱,以至于你和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清理干净。处理完的时候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不经意间可以看到几颗星星依附在黑夜之下。

你和格瑞一起走出了校门口的时候门卫已经昏昏欲睡,门口处昏暗的灯光勉强照亮了一圈景物,远远望上去只能捕捉到依稀微弱的光暗。

门卫看到你后强打起精神打了个招呼,客气的说了一句辛苦了。

“谢谢门卫大叔,你也辛苦了。”

街道旁的路灯的灯光明显比门卫处那里要明亮,一盏一盏连接起来,仿佛可以照亮黑夜。

“真是抱歉了。”你小心翼翼的道着歉,眼角的余光偷偷瞄向他,有些惊讶的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

在看见你瞄向自己后他转过头,收敛了眼神。

你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没事的,老师。”格瑞淡淡的回应着,毫无波动的音色听不出喜怒。

接下来就是一路的沉默,紧张与异样让你有些尴尬。本来想找一些话题,但往往没聊上几句就成了尬聊模式,所以你只好悻悻的闭口。

真是奇怪啊,这种感觉这种气氛。

你无计可施一般的故意慢下步子,走在他的身后。

“老师,接下来你走哪里?”走在前面格瑞冷不丁的停下,你在撞上他的后背后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前面是岔口。

鼻子有些痛,被撞的通红,但你已经顾不上了,只能慌慌张张的回答,“左边,你呢?”

他的声音依旧听不出情绪,“右边。”

听到这个回答,你莫名松了口气,却也下意识的感到有些失望。

什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一边转过身,一边心里有些嘲讽的想着,自己真像个笨蛋,“那么再见了……”

“老师。”

你僵住了身形。

你能听见格瑞在自己身后传来的不同于以往冷淡的郑重的声音。

路口处的红绿灯与漫天的黑暗交织,散发出模糊的边缘。旁边的树叶偶尔传来沙沙声,伴着萤火虫梦幻的光色,编织着你最美的梦。

你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现在已经毕业了。”

“那么请问,我可以和你交往吗?”








嘉徳螺丝


“老师,你找我什么事情?”声音一如既往的自大狂妄,你听着有些欠扁。

“……我,我……”你吞了吞口水,怂了。

你欲哭无泪,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啊。






嘉徳螺丝,九岁神童,听说有年纪轻轻就已经把大学的知识学完,父母全都是国际知名有钱人,精通九国语言诸如此类的闪着圣光的玛丽苏人设。

就差没有彩虹色头发彩虹色眼睛哭一下眼泪成珍珠笑一下口吐玫瑰了。

你自认为这种人本来是跟你八辈子抬不上杠的。

本来是应该这样的。

“嘉徳螺丝同学,你写作业了吗?”

在一堆十七十八岁的花季青少年之间画风惊奇的包子脸儿童一脸吊样的趴在课桌上打瞌睡。

所以说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打瞌睡都表现的这么吊的表情的啊。周围同学默默吐槽。

收作业的课代表习以为常,过问一句后就不再多说什么,只觉说多了都是泪。

于是今天该交的作业的数量又是缺少了一个,要不是嘉徳螺丝至少每天还来上课,你都要以为班里没有他这个人了。

你咬牙切齿的扶着额头,想着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差点毁灭了银河系。

为什么三个年级里那么班级偏偏嘉徳螺丝选了高二又选个这个班。

你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上嘉徳螺丝的传闻:知书达礼,讲文明懂礼貌,爱护和平友善。

你想到了又一次他跟几个社会人员打到了一起,而且还打赢了,他没什么事情,反而那几位社会人员住进了医院,听说已经住了两个月。

传闻都是骗人的,除了他超级聪明外哪一点都不对头。

你想这样不行,必须要找他好好谈谈。

所以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老师,到底干什么。”

嘉徳螺丝看着你的怂样,不耐烦的问。

你咬着牙开口,“我想……你应该说一下你不交作业的理由。”说完后,你想自己真是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切,这种东西渣渣才做。”嘉徳螺丝不屑的哼出一声,“我才不会浪费我的时间去做这些东西。”

“那你为什么还来上学?待在家什么都不做不是更好吗?”

话出口你自己都震惊了。

你终于体会到了传说中的“身体比大脑先做触一步动作”了,只是这是拿命来体会的。

自己到底是会被他清蒸呢还是红烧呢还是炒呢……

你正在想着自己的遗言到底怎么说才能把平抚父母悲伤的心灵,就听到嘉徳螺丝的声音。

“为什么来?还不是为了追你。”嘉徳螺丝眯起眼睛,“不然我还能为了什么和渣渣在一块待那么长时间?”





雷狮

雷狮总是会给你惹出事端来。

他身为不良学生,总是带头拉着学校的其他不良跟外校干架,每一次人数都不少,所以规模很大,使学校的风评变得很差,而你身为他的教师也收到了牵连。

但是就算雷狮闹得很大学校也没有办法,他的家族在国际上地位不小,如果把他开了,这个学校还能不能保下来都是个问题。

所以就学校不负责任的把雷狮交给了你。

你外表笑嘻嘻,内心mmp。

“雷狮,你能不能认真点?”

你手上带着补习备用的资料,语气不善的开口,加之狠历的眼神,成功的给了雷狮一点你自认为存在其实并不存在的恐吓。

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反正本大爷不学都可以考上年级前十。”雷狮百无聊赖的转起笔,看着你心塞至极的表情,嗤笑一声想你的表现也蛮可爱的嘛。

真是中二气息满满的自称。

“……那你认真点考的更靠前不可以吗?”你咬牙切齿的开口。

“不行。”雷狮单手拖着下巴,看着你笑开,“海盗头子可是不会被这些束博的。”

呵呵,中二癌。

“你这样我迟早会被学校辞了。”

你闭上眼睛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所以……”

请认真点。

“正好啊,”

突然被打断,你有些恼怒,睁开眼本想狠狠的剜一眼面前的不良,却被他突然放大的面孔吓到。

雷狮凑到你眼前,眨了眨眼睛。

你可以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敲打着你的皮肤,有点痒,但莫名的很舒服。你的大脑将近空白,自己该做什么,现在正在做什么,都已经无法思考了一样。

雷狮趁着你愣神的空挡,亲上了你的额头。

“那就当本大爷的海盗夫人吧。”





安迷修


“……老师,这一个步骤我认为这样做更好。”

几乎是盯着全班女生带着桃心的眼神,安迷修伸出手提议。

你尴尬的笑了几声,放下手中的粉笔,歪着头看向安迷修,“那么安迷修同学请来演示一遍更加简洁的解法?”

安迷修站起来,走上讲台,认真的开始写解法。

你看着他笔下的步骤,果然比起自己繁琐的操作,这个要简便的多,而且还是之前的没有解出过的步骤,看来是他自己想出的。

写完后他向你看过去,目光中带着许些探求的意味。

你这才回过神来,让安迷修回到座位上,然后自己开始思索这次题解的讲法。

“这次安迷修同学想的很好……”

他一直都很好,很认真,但却因为过于认真而和其他同学产生了疏远。

因为过于认真,所以变得优秀,变得让周围的同学故意排挤自己。

你和安迷修是邻居,所以也算清楚他现在的家庭状况,不免有些可怜他。

但他不需要怜悯。

你还记得之前他被一群混混故意堵在角落里,在打斗即将触发的时候自己匆匆赶到,他疲惫的笑着说老师谢谢。

那个笑容太过心酸疲惫了,他自始至终的生活中的艰辛都是自己一个人扛过来的。

怎么可能不累。




你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笔,教师办公室里的空调开着冷气,让你隐隐约约有了一丝睡意。

“老师,你的资料。”安迷修从门口跨进来后就看到你这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啊、啊,谢谢。”你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的没了睡意,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安迷修那一双莹绿中泛着天蓝的双眸。

你的心跳不争气的加快速度。

仿佛清晨里被雨水冲刷过的森林,莹绿色的树叶上闪着微光的露珠微微晃动,晨雾弥漫于林间,朦胧了一切,描出了神秘。

你将脸埋在书上,“安迷修同学你可以走了。”

安迷修乖巧的转过身走开,走到门口处的时候悄悄回头看了你一眼。

不过你没有注意到就是了。

旁边的老师羡慕的说,“你们班那个安迷修真好啊。”

“是啊。”你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他一直都很好,好到让人心疼。


-fin-

我发现我写的安迷修这篇没什么cp倾向……当双向暗恋看就好吧哈哈(被打)

评论(3)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