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秋.

求取关.



其实我更喜欢阴天.

可是你让我爱上了阳光.



@哟吼吼吼吼吼

【鹤骨】听说你要追我?(4)

*饿死了。

*今天依旧没有粮。

*腿肉好难吃好想死。

*既然如此,那我就玛丽苏了。(啥)

*给女孩便当。

【4.】

放学后,骨喰默默收拾书包。

之前的罚站也是虚惊一场,鹤丸在看到自己后依旧露出了礼貌性的微笑。看起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传闻中的“骨喰藤四郎”。

而且人家到底听到传闻没有还不一定呢。到头来只是自己在尴尬而已。

想到这里,骨喰心情复杂的烧红了耳朵。

他感到有些难为情。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四面八方的人围起来了。

“诶……骨喰同学??”

“骨喰啊!”

“骨喰同学!”

“诶?”骨喰愣了一下,有些迟钝的看着周围。

“听说你与鹤丸国永从小是邻居然后互相喜欢,初中...

【鹤骨】听说你要追我?(3)

*自娱自乐,自产自销,这个tag被我承包了。

*所以没有人打算抢吗qwqqq

*没粮,依旧没粮,今天也要在饿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3.】

“诶,你说鹤丸学长?”

面前的女孩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你你你……”

骨喰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你喜欢他?”

你是怎么从我问的问题得出这个结论的?

骨喰有点莫名其妙,但他也很快就考虑起这个问题了。

论真实性来说不是,但毕竟是要追人家的,应该拿出诚意,所以得装出个喜欢的样子。

他不知道怎么恋爱,也不知道怎么追人。在自己的记忆里倒是被几个人追过,大概是因为自己的长相偏中性的原因,其中竟然也有男生。

但这些明显是不能教他怎么追人的,...

【鹤骨】听说你要追我?(2)

*这个tag还是只有我的腿肉吗(哭唧唧)

*这对已经算不上邪教了是魔教吧……明明p站有粮啊

*想看看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吧……

【2.】

面前是几个巨大的方框,里面标注着各类的世界观与星级难度,以及通关时的注意事项。

……脑阔疼。

看着可攻略人物的立绘,骨喰想到。

角色名叫鹤丸国永,性格标注的是腹黑,爱恶作剧云云,但这在骨喰眼里没什么重量,他唯一在乎的是性别。

虽说在刚开始进入游戏的时候骨喰确实是有点慌的,但他很快镇定下来。但现在,他又慌了——为什么自己要攻略个男生啊?!

想到之前游戏的注意事项,骨喰不得不接受了自己必须攻略个男生的事实——他当然知道,如果游戏关卡在现实中的半...

【鹤骨】听说你要追我?(1)

*今天也依旧要坚强的啃邪教。

*可能会有修罗场的剧情咩(被打)

*是游戏pa!题目瞎jb取的。

【1.】

“——兄弟啊,你真的不打算抽吗。”

鲶尾一脸凝重的抓着笔,他想,自己的兄弟最容易心软,也许自己需要卖个萌——但这有损他男人的尊严,然而令鲶尾头疼的是,兄弟真的是吃软不吃硬。

“为什么我要去抽。”

骨喰拿着吹风机吹湿湿的头发,将五指深入发中,有着一点微妙的凉感。

“这是个双性向的游戏啊!”

骨喰敷衍着:“嗯。”

“这也是个试欧气的游戏啊!”

骨喰继续敷衍着:“嗯。”

“唔……!”

鲶尾在那一瞬间,挫败了。

刀剑乱舞——鲶尾此时此刻正沉迷的抽卡游戏,比起一般的无良商...

【金幻/瑞嘉】所以说约会前不要参考反面教材.

*渣渣一只,咸鱼一只.

*点文的金幻的第一次约会pa!质量不好抱歉咩qwq而且跑题了……完全没有约会(抓狂)都是没有笑点的搞笑段子体.(零分) @樱岚笙

*有私心的瑞嘉注意.就当为瑞嘉交党费了.

*ooc+狗血+渣文笔=辣眼睛.

1.

“诶,约会吗……”

紫堂幻有些惊讶。

他与金虽然已经成为恋人了,但每次金的大条神经总是让他忍不住怀疑对方有没有和自己交往。平时金与自己也只是给人一种朋友的错觉,但自己有时候也确实会这么认为。

毕竟金太大条了啊。紫堂幻叹气。

他理了理情绪,然后看着金问,“金,这是不是凯莉教你的?”

金很诚实的点头。

紫堂幻:“…”

紫堂幻:“……”

紫...

【金幻】我最近很苦恼.

*渣渣一只,咸鱼一只.

*真的是金幻!不逆!双方都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金和紫堂幻的时间线不一样注意.

*文名也可以叫:凯莉:恋爱咨询什么的我不干了.

*有伪瑞金和伪嘉幻注意!!结尾处有(看不出来的)瑞嘉注意!!

*ooc+文笔渣+狗血=辣眼睛.

1.

“我最近很苦恼。”

金和凯莉面对面坐在咖啡馆里的角落处,前者一脸愁眉苦脸,后者不动声色的开口问,“在苦恼什么?”

“嗯……就是、那个……”

金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只有脸颊上的粉红才能让凯莉看出点猫腻来。

“……看你这幅样子不像是跟格瑞或者紫堂幻闹别扭了。”

“对对对!”

金忍不住拼命点头,“凯莉你太聪明啦!”

“……”凯...

【金安】关于灵魂交换这件事情

*渣渣一只,咸鱼一只

*两人都成年设定

*看题目就就知道这是篇很雷的文了,慎入

1.

“……”

安迷修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些不适,他皱着眉强行打消睡意,勉强抬起眼皮,视线落在了熟悉的房间里。

但问题是,这不是他的房间。

这是金的房间。

感知到这件事的他被吓到半醒,脑子里浑浊的想不出什么。

“……怎么回事?”

安迷修下意识的攥紧了抓着被子的手,低下头后看见了昨晚还套在金身上的睡衣已经被自己穿上。他不可置信的抬起手看了看,明明能伸张自如,却明显比平时娇小许多。

然后他又抬起头,视线在房间里来回扫荡,最终落在了床柜旁边的镜子上。

他在镜子里看见了金。

2.

“金?你在...

© lemon秋. | Powered by LOFTER